0

从中央银行到中央计划?

伯克利——170多年来,一个公认的理论是当市场出现流动性紧张时,就不能再信任市场。由于交易员和金融业者集体希望得到比存量更多的流动资产,导致安全资产跌价而利率暴涨时,还想靠市场来解决问题就太不安全了。

此时,央行必须出手干预,将流动性设定在合理的价格水平上——使之成为中央计划和管理的价格——而不是任由它根据私有部门的供求而自由涨落。这就是“最后贷款人”学说。

这段时间中超过一半——就算85年吧——还有一个公认的理论,那就是为了防范流动性紧张或通胀泡沫出现,即便在正常情况下也不要信任市场。因此,央行就必须每天制定流动性市场价格。

克努特·维克塞尔的追随者认为,央行必须将市场利率控制在自然利率附近。而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的追随者却说,不对,央行必须抵消商业中动物情绪消涨的影响来稳定需求总量。相反,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追随者会说,央行必须让速率调整后的货币储备增长率保持稳定。实际上,这三件事只要做了其中一件,就完成了所有任务,因为他们实际上是对同一任务和现实的三种不同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