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货币主义错误

伯克利—思想很重要。这是美国经济学家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对过去100年的两次最大经济危机所做的历史记录《镜厅》(Hall of Mirrors)给我们的教训。这两次危机一次是二十世纪的大萧条,另一次是现在仍没有结束、我们仍在近乎徒劳地竭力从中复苏的大衰退。

艾肯格林是我的朋友、老师和导师,在我看来,他的著作是迄今为止对欧洲和美国决策者在应对近四代人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崩溃的过程中措施心不在焉、干预半途而废的原因的最佳解释。

艾肯格林认为,大萧条和大衰退是有关联的。对当前困境反应不力的原因可以追溯到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解释大萧条历史的竞争中胜过了凯恩斯主义和明斯基主义同道。

在1963年出版的《美国货币史》(A Monetary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中,弗里德曼和安娜·雅各布森·施瓦茨(Anna Jacobson Schwartz)指出,大萧条完全仅仅是因为美联储没有扩大货币基础、保持经济的稳定增长路径导致的。如果货币存量没有下降,他们的观点认为,就不会有大萧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