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俄罗斯需要自由而不是民主

二十年前的这个月,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开始实施其“重建与开放”政策,导致冷战结束。然而,目前另一股寒流注入了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常常受到指责,将俄罗斯领往错误的方向。正是在2000年称可与普京交往的那些人如今举棋不定。曾经痴迷普京的人现在公开谴责他。

普京予以还击,指责西方国家试图削弱和分裂俄罗斯。当西方政治家将其比做穆加贝或墨索里尼时,普京的克里姆林宫官员搬出了竭力将希特勒推向东方的慕尼黑调解人。普京本人曾指责西方国家试图将穆斯林激进主义引入俄罗斯。

为何会发生如此剧变?起初,大多数脱离共产主义的国家几乎自然而然地回到了其共产主义前期。波罗的海国家重新启用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宪法,亚美尼亚人和阿塞拜疆人恢复了二十世纪初期的各种政党,东欧(除东德与联邦德国统一外)突然再次成为中部欧洲。

历史的复活是西欧与美国人的心腹大患,他们担心历史仇恨与紧张关系再现,这些的确曾在前南斯拉夫涌现出来。害怕出现诸如此类的状况促使北约和欧盟同时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