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法国的第三人

我们应该以崇拜还是惊讶的态度来观察法国的总统大选?或者二者兼而有之?毫无疑问,这场大选是包含了好莱坞大片所有成分的大“秀”,包括令人惊讶的惊险情节,那就是佛朗索瓦贝鲁。

即使贝鲁不大可能获胜,但是人们还是不能对他等闲视之。首先最为重要的是,罗雅尔和萨尔科奇成为了他引人注目的发言人。罗雅尔越发回归社会党的“经典”,萨尔科奇越发公开寻求极右翼的支持,贝鲁的受欢迎程度就越发高涨。实际上,法国民众对于罗雅尔的能力和萨尔科奇的本性一直抱有疑虑是他在民意调查中大幅上升的原因。他的支持率从竞选之初的7%上升到了现在的22%。

贝鲁大幅上升的第二个原因与个性联系不大,而与法国当前的情绪更为有关。2005年5月大部分法国人在全民公决中否决欧盟宪法草案的原因可能致使他们把票投给在所有候选人中最为亲欧洲的贝鲁。

这一悖论是如何造成的呢?在2005年想要拒绝欧盟宪法的选票现在想要拒绝左右两翼的领导人。在2002年的总统大选中,人们对于法国体制的挫折感加剧了对极端份子的强大支持,极右翼领导人勒庞赢得了第二轮投票的资格。在2007年,与此相反,法国民众的很大一部分通过把票投给“极中间派”,也就贝鲁来表达对体制的不满,而这就构成了切实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