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法国重返欧洲……”万事俱备?

当尼古拉•萨科奇成为法国总统时,他宣布他的国家将重返主流欧洲。从那时起,萨科奇就将自己置身于欧洲政治激流中。他的活力—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谈判才能相结合—克服了欧洲对新的改革公约的对抗并使欧盟从两年以来踌躇不决的软弱中站立起来。但这一胜利仅标志着法国在部分层面上重返欧洲。法国人当下必须解决他们对欧洲态度的不明朗,这一问题数十年来一直影响着法国的国家政策。

半个世纪以来,法国对欧洲混用着两种不同的激进策略。有些法国人将欧洲看成一个国家利益全然融合的统一社会。而另一个极端则是认为欧盟不过就是法国借以捍卫其国家利益的“权力增效器”的戴高乐主义理念。

法国需要发展一种真正的权力共享和妥协的文化,而不是利用欧洲传播自己的理念。这样一个巨大的变化会对法国在广泛领域的政策产生深远的影响,从欧盟的内部事务和经济到外交政策和欧洲的世界角色。

让我们来看看法国的行政层面。总统和政府部长们将欧洲当作是他们的政治领地。但总理却从不参加欧盟的会议,而外交部长也习惯性地将欧盟内部决策的职能下放给低级别的国务卿或外交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