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足球民族主义

阿姆斯特丹-出生于布达佩斯特、曾在多个国家居住过、用多种语言写过书的亚瑟·柯斯勒曾说过民族主义是存在的,并且还有足球民族主义。由后者所催生的情感甚至要强得多。柯斯勒本人作为一名自豪和忠诚的英国公民,却终其一生都是一个匈牙利足球的民族主义者。

对于其所谓的“世界锦标赛”其实只是国内比赛的美国人来说,他们是很难理解欧洲公民在他们的国家队争夺四年一届的欧洲杯时所引发的情感的。在这个夏天的几周时间里,奥地利和瑞士的球场里,更别提从马德里到莫斯科欧洲各国首都的大街小巷里,到处都可以看到挥舞国旗、高唱国歌、击鼓等爱国主义的狂欢。西班牙的胜利是少有的加泰罗尼亚人、卡斯蒂利亚人、巴斯克人和安达卢西亚人走到一起共同沉浸在爱国主义的狂热中的时刻。

足球比其他体育运动更能够催生族群的情感:集体的努力、团队的色彩、速度和身体攻击,正如一名著名的荷兰教练曾经说过的“足球就是战争” , 他可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这并不是人们所希望出现的情况。经过两次世界大战后,民族热情的表现在欧洲多少被看作是一件禁忌的事物。人们批评民族主义差点在20世纪两次毁灭了这个古老的大陆。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尤其当它与战士的自豪感融合在一起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与大屠杀联系在一起,尽管这种情绪在美国还是非常普遍。侥幸逃脱没有被敌人所占领、并且依然认为是他们独自赢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哦,是的,在美国佬一点点的帮助下)的英国人,依然还带有一点军人的气质。他们是个例外。这也许是英国球迷臭名昭著地好斗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