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美元—粮价—惜售连锁反应威胁社会稳定

普林斯顿——某个峰会的特色常与其召开地点暗合。1933年世界经济会议(World Economic Conference)的举办地是位于伦敦肯辛顿区的地质博物馆,这个透着远古气息的地点暴露了那场会议有多么不合时宜:当时,国际经济合作就像恐龙化石一样古怪。按这个标准来看,法国诺曼底地区的多维尔小城,虽残存着昔日名流雅集、奢华饮宴之余韵,却略显几分没落,恐怕也不是G8峰会的福地。

今年,G8首脑们讨论的一些问题很有趣,但也很边缘,比如互联网的经济影响。更糟的是,他们讨论了一些重要问题,比如粮食保障,但讨论的方式却很边缘。

粮食问题第一次成为主要议题是在2009年7月的意大利拉奎拉峰会,当时是为了应对已现破灭之兆的大宗商品泡沫,但这个泡沫后来又以雷霆万钧之势卷土重来。此次G8峰会,要讨论缓和之策。

然而,同粮食问题紧密相连的一大堆更宽泛的经济问题,恰恰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正确处理。尽管全球经济如今看似普遍复苏,国际经济合作却比1945年以来的任何时期都要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