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言过其实的金融交易税

坎布里奇—不管11月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如何,金融交易税都将是有望实施的方案。金融交易税绝非疯狂的主意,但也绝不像他的极左鼓吹者那样是万灵丹。它显然是加深旨在将让税收制度变得更加简单、透明和累进的改革的拙劣替代品。

随着美国社会的老化和国内不平等性的恶化,并假定国民债务利率最终将上升,税收也需要增加,富裕阶层将立刻经历增税,中产阶级也有一天将会经历。没有魔法,作为政治权宜之计的“罗宾汉”交易税被严重地过度吹捧了。

诚然,诸多发达国家已经以某种方式实施了金融交易税。英国向证券卖出行为征收“印花税”,美国在1914—1964年间也有这一税种。欧盟正在酝酿一项有争议的计划,对范围甚广的一系列交易征税。

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总统竞选阵营主宰者民主党内部的知识辩论,他们支持一项宽税基税收,对象覆盖了股票、债券和衍生品(包括期权和互换等大量更加复杂的工具)等。其理由是这种税收有助于遏制导致金融危机的力量,筹集巨额收入用于进步事业,并几乎不会影响中产阶级纳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