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归咎于个人的罪恶

德克萨斯州大学城——将战争和个人罪恶混为一谈如果不是现代国际政治中人们的共同选择,也无疑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战争被冠之以反对专制暴君及其治下非法政府的名号。尤其对于那些必须直接对民意变化做出反应的当选领导人来讲,这样的花言巧语降低了发动和支持战争的难度,也让他们更容易为发动战争找到借口。在当今这个被媒体所左右的时代,这样的说法在任何社会中都同样有效。

难怪政治领导人一直力图将国际冲突个人化。这样的陈词滥调还加大了避免和结束战争的难度,有人认为还使战争更加具有破坏性。

将罪恶归咎于个人的花言巧语在美国的例子中很容易观察到,但这却绝不是美国所独有的现象。中国领导人将台海关系的紧张状况归咎于台湾,将西藏问题归咎于达赖喇嘛。同样,世界各地的抗议者将乔治·W·布什比作希特勒,而所有伊斯兰国家的毛拉则程式化地将美国总统称之为人间撒旦,并在同时重申对于美国人民的根本的喜爱。

近代美国领袖们发现如果没有这些粉饰之辞的颂扬和支持作为铺垫,部署军队几乎是不可能的。其中尤以1917年的例子最为著名。伍德罗·威尔逊要求对德国宣战时说,“我们与德国人民无怨无仇。我们对他们的感情只有同情和友谊。德国政府卷入这场战争并不是他们的本意。”只有德皇及其罪恶的党羽需要为此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