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下一步行动

自从法国和荷兰拒绝通过欧盟提出的《宪法条约》后,欧盟领导人就忙着相互指责,要不就是责怪法国和荷兰人误解了问题的含义。但无论他们怎样相互指责,都改变不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欧洲共同体成立五十年后,欧洲迫切需要全新的政治规划,至少也得是全新的政治框架,才能够继续支撑欧洲的团结。

可以肯定的是,法国和荷兰公民并没有对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做出回答。他们的投票是抗议全球化、拒绝现代社会,因为现代社会遥不可及的执政机制令他们难以理解。和反全球化运动一样,新出现的反欧洲主义可以被视作希望建设一个“不同的世界”,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反欧洲主义的本质其实是“欧洲改良主义。”

两次世界大战和其后的冷战使欧洲统一成为一项和平的事业,只有借助统一才能捍卫西方世界的根本价值观和共同的经济繁荣。但1989年共产主义的崩溃,以及欧洲大陆消除分歧的历史性机遇,都需要我们重新定义欧洲的事业。1992年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和1997年的《阿姆斯特丹条约》为欧盟创立了全新的组织构架,打下了能够与欧洲经济实力相媲美的政治制度基础。2000年的《尼斯条约》是蹩脚妥协的产物。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p3Eb3KT/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