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即将到来的大西洋世纪

普林斯顿—美国正在崛起;欧洲正在稳定;两边日益密切。这是本月举行的一年一度的慕尼黑安全会议(MSC)放出的主要信息。MSC是各国国防部长、外交部长、高级军官、议员、记者和各领域国家安全顾问参与的高规格会议。

与会者主要来自欧洲和美国;事实上,这一始于1963年的会议一开始完全是北约成员国的内部会议。不过,今年巴西、中国、印度、尼日利亚、新加坡、卡塔尔和沙特的高级政府官员也参与其中,这是一个重要的时代信号。

美国参议员、2008年总统候选人麦凯恩(John McCain)一直是慕尼黑会议国会代表团领袖。通常美国政府还会派出国防部长或国务卿前去发表礼节式演讲,对欧洲人强调跨大西洋同盟的重要性。今年,副总统拜登亲自出马,使美国的阵容又升了一格。

此次MSC的另一特征是出现了一个非常规问题专家讨论会。这一问题便是“美国石油和天然气好运:变化中的能源地缘政治”。美国国籍能源事务特使兼协调员帕斯奎尔(Carlos Pascual)描述了“美国内部的能源革命”:天然气产量增加25%(这将拉低美国气价),石油产量足以将进口量-消费量比从60%降至40%,此外还将有10%的预计增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