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健康的抗脆弱性

纽约——因写作《黑天鹅》而广为人知的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又写了一本精彩的新书,书名叫抗脆弱性:从混乱中受益。按照塔勒布的说法,多数生命体都具有抗脆弱性——它们不仅不会被彻底打垮,反而在压力下愈加繁荣。过度宠爱反而会变得脆弱。进化就是一种抗脆弱的进程。

在真实的大千世界里,偶发的小型森林火灾烧毁灌木丛,从而降低重大大火灾的可能性。轻微地震可以释放地壳压力,防止大地震发生。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同样,健康经济体具有抗脆弱性,其所要求的不仅是消灭贫穷。强势经济中压力提高生产能力:短暂的经济衰退或小规模打击淘汰弱势参与者,以便人员和资金流向更有前途的企业和部门。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有组织暴力。用剧作家乔纳森·拉尔森的话说,“创造是战争的对立面。”非营利组织和平直通车的目标不仅是促进和平,而且还要进行包括积极合作和冲突解决在内的“和平建设”。

健康的等价项是什么?多数字典把健康定义为“没有疾病。”但如果这么说,“投资健康”的主张就没有那么令人信服。你怎么能够投资虚无?

当然,我们也投资医疗保健。但那有点类似投资维修汽车——调配资源用来修复损伤,而不是提升安全技术或提升红绿灯亮度。只有当消极“健康”出现问题时我们才求助于医疗保健:比方说免疫系统被病原体攻克、暴饮暴食(垃圾食品)、酗酒、吸烟、消遣性毒品或者压力过大——也许再加上睡眠不足和缺乏运动——损害了身体的正常机能。即便我们运气太差患有无可避免的遗传疾病,这种疾病发生在原本健康的人身上也更容易治疗。

健康本身其实是承受压力并积极响应的能力——也就是抗脆弱性表现在特定环境当中。比方说,如果不接触传染性病原体,人类免疫系统也许永远学不会如何抵御入侵者,甚至可能像自体免疫疾病那样损害自身健康。肌肉需要锻炼(和承受压力)才能变得强健。饥饿带来的不适感促使我们摄入食物。

起初就像将“构思方案”或“合法干预”(被警方开枪射杀)列为死亡原因一样,制造健康的理念听上去显得有些浮夸。但这一理念确实值得我们宣传和探讨。

首先,制造健康指的是某种活动,而不是某种状态。你无法简单地避免生病;你必须采取行动促进必要能力的创造。像教育一样,我们最终需要相关个体积极参与健康。

制造健康需要投资——投资于有营养的食物、愉快而无害的环境和激励人们付出努力并获得成就感的事业。(而且也许还需要投资于让垃圾食品失去吸引力,提高营养食品便利性并降低其价格——甚至为其提供补助。)

但制造健康还需要相关人等开展“投资合作”——也就是让他们努力提升自己的“健康生产率”,就像企业需要激励员工提高生产率一样。而且,就像在企业中一样,内部报酬、挑战和比赛等往往比金钱的诱惑更为有效。

总之,在神通广大的消费者可以在线订座的世界里,我们也需要被赋予权力的“健康制造者”。当然,网上预订的好处相当直接,而健康制造的好处可能相对遥远(也不那么容易察觉)。但至少我们正在研发更好���测量工具——不仅包括移动端自我监测和游戏,而且很快就会实现无创式血液检查——以降低健康管理的难度。

健康制造业的参与者不仅包括企业和雇主,而且还包括国家及地方政府、卫生系统、学校和建筑。保持服务对象健康并逐步强化其抗脆弱能力与所有参与方的长远利益相符。

但我承认仍然存在疑虑。实际兑现承诺比凭空说说难度更大。

将这种类比推而广之,过去几年来,雇主已经认识到好的环境有多重要——包括舒适的座椅、简单易用的软件,以及更好的指导和更多有用的反馈。好公司对待员工像对待志愿者,激励而不是操纵他们积极参与制造。员工则喜爱自己的工作,加倍努力让经理满意,而且效率更高。但我们知道还有很多地方没有运用这样的规则。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想象不出健康制造业会有多大的不同。当事关健康制造时,几乎每个人都是志愿者。(只有患病的人不属于志愿者。)就像我们以某些企业为榜样一样,我们也会树立健康制造领域的榜样。只要能确切理解他们的成功方法,我们就更有可能效仿他们的成功。

版权所有: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