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垒实金砖

发自曼彻斯特— 在15年前,我创设了“金砖四国(BRICs)”一词来指代几个主要新兴经济体: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后于2010年增添了南非)。在主持的针对抗菌素耐药性(Antimicrobial Resistance)的独立审查工作于近期完成之后,我在英国政府的短暂任期也结束了。而在思考下一步该投身哪些事业的时候,我不禁回想到了这个迄今15周年的主题。这些庞大且让人寄予厚望的新兴经济体到底有没有辜负人们的期望?

也许回答这个问题的最简单方法与我的抗菌素耐药性审查工作有关,这是由前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于2014年启动的项目。同年9月21日我们就取得了一项重大进展:联合国针对该议题签署了一份高级别协议

在协议达成后,一个在我的团队和我本人在各界广泛树立耐药性意识期间不时跟踪拍摄的德国电视摄制组曾经在直播中问我,这个项目的结果是否比金砖四国的概念更重要。而我甚至都没来及回答,他们就抢先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们是对的:不管是新兴还是其他什么经济体,如果持续处于抗菌素耐药性这类严重且无法控制的卫生威胁之下的话,都是不可能实现繁荣的。

但是金砖五国的故事可不仅限于此:金砖五国在应对抗菌素耐药性议题上的重要性跟应对耐药性对于这五国的重要性是等同的。其中南非就是英国在近期在杭州G20峰会上耐药性议题的主要支持者,如果缺少了该国的支持,该议题甚至可能没机会出现在会议的公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