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新兴市场的欧洲问题

巴黎——从香港到圣保罗,以及中间的所有地区,所有大投资商都在谈论一个词:希腊。希腊人会不会留在欧元区?如果他们选择退出,欧盟和全球经济将向何处去?

直到不久前,欧洲还是主要新兴经济体证实自身骄人成就的一面镜子。他们可以用自身的高增长与欧洲的高债务尽情的对比。他们可以对比自身的“积极活力”和主宰欧洲人思想的悲观情绪。他们洋洋得意地建议欧洲努力工作、节约开支,因为合情合理的骄傲中掺杂着可以理解的清算历史欠账、借以减轻他们曾经接受殖民的痛苦和屈辱的情绪。

但今天,新兴国家越来越忧虑欧洲过度疲软对其各自经济的严重威胁,他们的这种担忧不无道理,因为欧洲仍然领导着世界贸易。此外,鉴于现有制度的合法性和延续快速经济增长之间的紧密关系,欧洲经济的萎靡不振甚至威胁到上述很多国家、特别是中国的政治稳定。

如果欧洲危机导致中国的全年GDP增长低于7%、印度低于5%、巴西低于3%,这些新兴国家最弱势的民众将会受到最沉重的打击。在这些国家的成功中曾经发挥重要作用的“希望文化”在很大程度上以物质成功为基础,“希望文化”从来未曾真正属于这些弱势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