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有选举是不够的

没有政治民主就谈不上自由秩序,但今天的事实却常常让我们警醒:单纯的政治民主也并非自由秩序的保证。自由和公正的选举可能使想要“把以色列从中东版图上抹去”的伊朗总统登上宝座,也可能让嫌恶商人的委内瑞拉总统上台,虽然街上的人们对此欢呼雀跃,却导致身负人民福利重任的商人们仓惶出逃。在波兰举行的选举虽然危害较小,但却同样问题丛生,当选的少数族裔政府不计后果地维护本民族的成员利益,撕毁了投票前所做的一切合作诺言。

换句话讲,只有选举还远远不能实现世界民主。选举会带来非自由民主,甚至更坏的结果。因此必须把它们纳入更为复杂的制度框架,我把这称之为自由秩序。

自由秩序的首要特点是民主绝不能容忍那些蓄意破坏民主的人。德国等一些国家的法律明文规定:如果政党的纲领明显违反民主,那么国家有权对这些政党加以封杀。多年以来,这部法律在抑制极左和极右政党时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显而易见,它有助于遏止任何向20世纪集权统治回归的企图。

但个人和政党参选时,我们并不总能了解他们获胜后会采取哪些措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像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二十二条这样限制执政者任期的规定很有必要。很多宪法都有类似的规定,就连俄国总统普京都明确表示他一定会严格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