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斯诺登效应

马德里—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合同工斯诺登不断地泄漏保密情报,这激起了关于隐私和国际法的激烈争论,不幸的是,这一争论盖过了斯诺登行为的地缘政治影响。事实上,斯诺登披露的美国监视计划及其本人为避免引渡而做的斗争反映了美国总统奥巴马对美国外交关系问题的首肯态度。

与其他近期美国总统相比,奥巴马更高地提升了国际预期。但他的兴趣主要(如果不是全部的话)集中在国内事务上,这是由外交政策反应决定的。斯诺登事件反映了这一方针的三大要素:美俄关系、美国在南美的影响,以及美国与欧洲的关系。

克里姆林宫处理斯诺登事件的手法彰显美俄关系的紧张状态。在美俄双边关系不幸的“重启”后,俄罗斯急切地欲维持其衬托美国的国际立场,这让美俄双方的众多人士重新回到了冷战思维。掉入这一陷阱的美国为俄罗斯总统普京提供了用不尽的素材赢得政治闪光点并巩固其国内地位。

普京将反美作为遏制国内异见的有效工具。美国国会批准的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被俄罗斯描述为美国的挑衅,克里姆林宫采取了禁止外国人领养俄罗斯孤儿等报复措施赢得国内支持,有效地打击了国内反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