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新哲学家

普林斯顿—在最近的澳大利亚二十国集团财长会议上,美国财政部长杰克·卢指出“与我们的一些欧洲朋友之间存在哲学差异,”接着敦促欧洲花更大力气提振其长期萎靡不振的增长率。如此用词令人震惊,也凸显出欧洲探寻走出经济萎靡之路的艰难。

加拿大财政部长乔·奥利佛(Joe Oliver)也加入了要求欧洲财政扩张的行列——欧洲央行内部似乎也有一些人支持这一立场。事实上,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支持依靠德国等财政较坚挺的国家提高支出。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委员贝努特·寇尔(Benoit Coeure)及其前同事、现德国劳动部副部长耶格·阿斯缪森(Jörg Asmussen)最近指出,德国应该“利用其现有空间采取措施促进投资、降低工人的税收负担。”

事实上,世界上大部分人认为德国应该采取更为扩张的财政政策。根据这一观点,紧缩是反生产的,因为它带来了让长期财政整合更加困难的减速和衰退。

但德国人——以及一些其他北欧国家的人,可能还有一些中国经济学家——仍有所保留。他们认为响应刺激要求只能导致更多的刺激要求,形成一个彼此强化的分肥动态,一切财政整合观点都会被排除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