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土耳其失去的幻想

巴黎—“日复一日,欧洲正在远离土耳其。”土耳其欧盟事务部长巴基斯(Egemen Bağış)上周如是说。但事实正好相反:在幻想破灭和违抗的共同作用下,近几年来土耳其拉开了自己与欧洲之间的距离。“如果你们不想要我们”土耳其人不啻于如是说,“我们也真的不想要你们。”

在现实中,在“阿拉伯之春”爆发近三年后,土耳其迷失自我的程度更甚于欧洲,即使土耳其需要欧洲的程度更甚于土耳其人之所愿承认。什么是当代土耳其,什么是它的价值,什么是它在快速变化的地区环境中的命运?

阿拉伯之春最开始被视为土耳其的良机,一次彰显其国家经济成功、民主政治模式和不可或缺的地区战略作用的理想机会。作为世界上最伟大帝国之一的继承者,土耳其向世界证明,伊斯兰教可以与现代性完美相容——这对像埃及这样的阿拉伯国家来说是一个鼓舞人心的例子。

相反,土耳其的作用激发了埃及人民的保留态度;毕竟,奥斯曼帝国曾经统治过埃及。在土耳其方面,则存在主宰阿拉伯世界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