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Korean leader Kim Jong-un with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Kevin Lim/The Strait Times/Handout/Getty Images

暴君和外交官

丹佛——2005年,早在我担任朝鲜核计划六方会谈的美方首席谈判代表时,我拿到了针对当时的首次会晤,也就是由中方主办、朝鲜代表参加的一次宴会所下达的指示。如果宴会期间有人举杯祝酒(在中国宴会上这种情况非常常见),我不能参与。显然,他们希望我坐在那儿,交叉双臂、怒目而视、不碰酒杯,直到所有人将酒杯放回到桌上为止。后来,当我首次访问朝鲜,我接到指示不要对主人露出微笑。显然,他们希望我一直怒目而视。

唐纳德·特朗普显然修改了这些指示。事实上,随着对金正恩领导能力无休止的赞美、他对金正恩手下一位将军拙劣的即兴敬礼以及他对朝鲜所有事物(尤其是关于海滨房产开发潜力)的认可,特朗普已经撕掉了美国的所有伪装,放弃推动更广泛的价值观。但尽管特朗普做得可能有些过火,但认为美国代表应当在敬酒时木然呆坐、不碰酒杯也未能营造出恰当的氛围。

1995年9月,在波斯尼亚战争最后一个月,由助理国务卿理查德·霍尔布鲁克率领的美国和平谈判代表团抱着与塞尔维亚独裁者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举行会谈的目的抵达贝尔格莱德。米洛舍维奇称他不能强迫波斯尼亚塞族撤出重武器,并解除对萨拉热窝长达四年的血腥封锁。他要求霍尔布鲁克与波斯尼亚塞族领导人卡拉季奇和姆拉迪奇会面,这两位塞族领袖后来都被裁定犯有战争罪。霍尔布鲁克询问他们在哪里。“就在那边的别墅,”米洛舍维奇回答,“要不要我打电话给他们?”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Rse0znZ/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