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民主推进的再思考

坎布里奇—布什总统以鼓吹推进民主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而闻名。执此论调的并非他一人。自威尔逊以来的大多数美国总统都做过类似的表示。

因此当国务卿希拉里早些时候在国会就美国对外政策的“三‘D’”—防御(defense)、外交(diplmacy)和发展(development)—作证时就备受关注。代表民主(democracy)的“D”显然不在此列,这意味着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变化。

克林顿和布什都频繁引证民主对安全的有益作用。他们援引社会科学研究的成果,称民主政体之间几乎不会开战。但是,更确切地说,学者们所言是 自由 民主政体之间几乎从不开战,这很可能是因为自由主义宪政文化比仅仅选举的事实更重要。

尽管选举重要,但自由民主并不仅仅是“选举民主”。脱离了宪法和文化制约的选举可能造成暴力,就像波斯尼亚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而非自由的民主政体则会相互攻击,如1990年代的厄瓜多尔和秘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