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ten118_Anthony KwanGetty Images_hongkongprotestdemocracy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拯救自由民主

伦敦—我属于幸运的一代。我生于1944年的英国,正逢让7000-8500万人死去的世界大战的末期,既没有经历过炸弹,也不需要上战场。

我生长的国家和大洲保持着和平,因而能够享受到前所未有的跨国合作所带来的经济收益。西方不战而屈苏联,解放了这个欧洲帝国,让它加入自由的大洲。

特别是,欧洲和世界其他一些部分得益于经济和军事上都无比强大的美国的领导。比美国的硬实力更重要的是它所持有、示范和输出的思想的力量。美国绝非完美,它也会犯错。但总体而言,它树立了一个慷慨的典范,并证明了秩序良好的自由的无限可能。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MwPIfm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