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死亡和烟草税

一个全球性致命物正在世界贫穷国家肆虐。在未来25年中,它将在一年时间内造成全世界一千万人死亡,超过霍乱、母死、儿童感染以及疟疾的总和。超过一半的死者年龄在30岁至69岁之间,早死大约25年。这一元凶就是烟草。成为西方国家中首要可防治死因的耽溺在发展中国家大行其道。吸烟在二十世纪造成一亿人死亡,大多数在发达国家。按照目前的趋势,吸烟将会在二十一世纪造成大约十亿人死亡,大多数在发展中国家。

在印度,吸烟造成男女死亡的风险超过肺结核的三倍,甚至造成肺结核的传播。在中国和印度每年大约一百万人死于吸烟。除非大规模戒烟,仅仅在这两个国家大约有一亿五千万年轻成年人死于吸烟。

但是过去的吸烟死亡并非一定是世界的将来。我们知道如何控制烟草使用。为了在未来几十年中降低吸烟死亡人数,现在需要十一亿人戒烟。降低儿童吸烟将会主要在2050年后挽救性命。戒烟是有成效的。即使那些在四十多岁戒烟的人也可以极大地降低死亡风险,而那些在三十多岁戒烟的人的死亡风险和终生不吸烟的人接近。

增加烟草税、传播吸烟造成的健康风险的信息、禁止公共场合吸烟、完全禁止烟草广告和促销以及戒烟治疗在帮助烟民戒烟上卓有成效。烟草税大概是最为具有成本效益的成年健康干预手段。将税收提高三倍将会把香烟价格提高大约两倍(纽约就是这样),在2030年以前每年防止大约三百万人死亡。大多数经合组织成员国在过去二十年中开始认真对待烟草控制问题,并且从那时以来减少了男子吸烟死亡。但是发展中国家并没有采取有效的烟草控制措施。税收大约相当于多伦多街头香烟价格的80%,但是在北京或者德里只有30%。在许多国家,烟草税收已经在实际价格上下降。有关吸烟的健康风险的知识也很低。1996年,61%的中国烟民认为吸烟对他们“无害或者基本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