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叙利亚不是解决办法的解决办法

马德里—叙利亚一片血腥狼藉。多年的内战导致200,000多人死亡,一百万人受伤,670万人在国内流亡。另有380万人以难民身份流落国外,1,300万人(战前人口总共只有2,000万)需要人道主义援助。两名优秀的联合国特使——科菲·安南和拉赫达尔·布拉西米(Lakhdar Brahimi)因为叙利亚自动孳生的包里循环而辞职。

但是,在这一悲剧的背景下,我们仍有理由保持谨慎乐观。库尔德武装在进行了几个月的苦斗后最近终于成功地将伊斯兰国势力清除出边境小镇科巴尼(Kobane)。此外,新的联合国特使斯特凡·德米斯图拉(Staffan de Mistura)发起了务实而有决心的“阿勒颇第一”战略,旨在冻结这一被摧毁城市的军事行动,方便援助的进入。这会成为叙利亚的转折点吗?

叙利亚危机爆发时,没人预测到会如此严重、漫长和复杂。首先,观察者低估了叙利亚人民不断加深的绝望感,这种感觉促使他们支持圣战组织或巴沙尔·阿萨德政权。

叙利亚冲突的另一个独特之处是其不对称性,这一不对称性来自冲突所包括的众多不同的行动方。常规军队只有两支:库尔德武装和忠于总统巴沙尔的部队。反对派由依赖外国赞助的派系组成。事实上,“民族主义”反对派只是众多负责保护小片领土的派系的松散组合,“自由叙利亚军”(Free Syrian Army)则无异于幻想。严峻的事实是组织最好的集团是圣战者:伊斯兰国、叙利亚救国阵线(Jabhat al-Nusra)和伊斯兰阵线(Islamic Fr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