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拯救将军彼得雷乌斯

普林斯顿—短短一周,美国便从美国大选的高峰来到了政治性丑闻的低估。对许多美国人来说,大选展示了这个国家最好的一面,但随之而来的是人们已耳熟能详的英雄被赶下神坛的桥段。对许多非美国人来说,大选带来了广受欢迎、使人安心的奥巴马的胜利,而彼得雷乌斯辞去中央情报局局长一职纯属毫无必要的自残。

事实上,大选和彼得雷乌斯的辞职都是更大图景的一部分:承诺立国的美国。

大选让许多美国人觉得,美国有能力进步,也在进步——朝着理想状态进步。奥巴马受到了众多少数族裔的支持:非洲裔美国人、拉丁裔、亚裔美国人、穆斯林美国人、同性恋美国人;也受到了代表不足的多数群体——无不感受着不平等和不公正在继续、急切地需要解决的女性的支持。但是,赢家是全体认为美国事实上致力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铭刻最高法院三角墙之上的文字——的人。

美国大部分地区种族隔离告别种族隔离还不到半个世纪,非洲裔美国人便已当选美国总统,这部分美国人看到的是美国宪法所包含的凌驾于社会、政治和经济传统偏见之上的价值。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代表所有美国人——无论种族、性别、信仰、民族、性取向、是否残疾和经济地位——的进步的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