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会议室中的大象

伦敦—进来,企业和政府领导人担心诸多问题。据世界经济论坛《2016全球风险报告》(Global Risk Report 2016)所调查的750名专家,气候变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水短缺、移民以及能源是我们所面临的最大威胁。在今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未解决问题——中东动乱、欧盟的未来(特别是考虑到英国退出的可能性)、美国总统选举、难民危机、中国经济放缓、石油价格,等等——数量之大本身便已令人担心。

但这样想一想:世界经济论坛报告所强调的风险都不是最近爆发的债务危机和丑闻潮的原因,光是在去年,就爆发了大众、东芝、威朗(Valeant)和国际足联等危机。这些(以及其他许多)事件的根源都在于另外一个乏味——但长期存在——的问题中:不能活不愿承认纠正航向(包括采取新管理)的必要性。

反现状政党和候选人在整个欧洲和美国得势,继续按常规出牌的政治领导人可能发现自己得找新工作了。企业领导人也是如此:积极投资者已经养成,并决心推动改变,要么亲力亲为,要么用脚投票,撤回对不满足他们的标准的公司的投资。

贝莱德公司(BlackRock)副主席芭芭拉·诺威克(Barbara Novick)在今年达沃斯会议的一次公司治理和伦理研讨会上指出,贝莱德公司密切关注它所投资的公司的董事会中是否包括了一年到头始终积极参与、提出尖锐问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