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冠状动脉资本主义

法兰克福——说到改革今天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人们一直对监管体系全面性及系统性的失灵故意视而不见。的确,导致2008年全球经济心脏病发作的病态政治-监管-金融体制已经引发了众多讨论,上述机制正是引发卡门·莱因哈特和我所谓的“第二次大收缩”的首要因素。需要讨论的是,这个问题仅限于金融行业,还是代表了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更深层次的缺陷?

以食品业为例,该行业有时会给营养和健康目标带来严重的后果。肥胖率激增现在已经成为世界性问题,但在大国里以美国最为严重。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统计,约三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体型肥胖(即身体质量指数大于30)。更令人震惊的是,儿童和青少年的肥胖比例超过六分之一,1980年后青少年的肥胖比例比原来增加了两倍。(信息披露:我妻子制作了一档名叫kickinkitchen.tv的电视网络节目,目的就是引导儿童战胜肥胖。)

当然,迈克尔·波林 and 大卫·卡兹等营养健康专家已经极力强调了食品业存在的问题,同样的问题无疑也引起了很多经济学家的关注。各种商品和服务领域其他的类似问题还有很多。但这里我只想讨论食品业与现代资本主义制度普遍问题之间的联系,上述联系无疑推动了全球肥胖人数的激增。我还想讨论美国政治制度为什么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尽管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已经为唤醒人们的认识付出了重要的努力)。

肥胖会在诸多方面影响寿命,其中既包括心血管疾病,也包括某些种类的癌症。此外,病态的肥胖可以影响生活质量。承受肥胖损失的不只是个人,同样也包括社会——承受肥胖损失可以直接通过卫生保健系统,也可以间接通过运输成本增加等生产率损失(如消耗更多航空燃料,座椅加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