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遏制,而不是纵容

美国和世界都在关注布什政府是否会按照伊拉克问题研究小组(Iraq Study Group)所建议的策略从伊拉克撤军。这是目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但美国领导人还需要预先考虑未来。美国需要为伊拉克和中东地区制定后占领期策略,而这项策略必须以21世纪切实可行的国家安全政策为基础,那就是遏制。

入侵伊拉克之前,布什政府把遏制看作过时的冷战后遗症而不予理睬。武器核查人员被迫撤离,美国选择了先发制人地挑起战争。布什被描绘为以邱吉尔般的坚定意志与新的希特勒对抗,而遏制政策的宣传者则被斥责为姑息和纵容。可现在我们知道遏制策略是有效的。萨达姆·侯赛因统治下的伊拉克不会威胁到任何人,更不用说是美国了。

在哈利·杜鲁门(Harry Truman)任总统时担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室(US State Department’s Policy Planning Staff)主任的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最先提出了遏制策略,当时提出这项策略是为了应对二战结束后苏联所构成的威胁。乔治·凯南所提出的遏制策略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斥责为姑息纵容了。在1952年的总统竞选中,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和他未来的国务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就曾对遏制策略嗤之以鼻,并号召要在东欧地区将苏联“彻底打垮”。

幸运的是艾森豪威尔政府在当政之后保持了理智,在欧洲继续推行遏制政策,使得现在被认为是为最终赢得冷战立下卓著功勋的遏制政策得以延续下去。约翰·F·肯尼迪总统顶住了巨大的压力,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继续推行遏制政策,将全世界从全面核战争的边缘拯救回来。这绝不是什么姑息纵容,而是经过冷静思考之后真正的坚决果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