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重新统一英国

伦敦—最终,民主得到了救赎。苏格兰人民以令人舒心的10%优势继续成为英国的一部分——这是三位工党政治家阿拉斯代尔·达令(Alastair Darling)、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和吉姆·墨菲(Jim Murphy)活动的功劳。

有好几次,结局已经无比接近,甚至于我们英国人有可能促成我们的祖国的分解。几个世纪以来,英国由四个民族社会(national community)组成:英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和苏格兰。苏格兰人成为英国的一部分已逾三百年,他们是铸就英国身份的新教、帝国、冒险和向外看文化的中流砥柱。尽管如此,这一身份一直是断裂的;我希望这不会无法修复。无论如何,破镜即使重圆,也不再是原来的镜子。

如今,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人民——毕竟它们没有被拒绝——必须竭尽所能从有时相当令人不快的分裂言论中挽回一些行得通的东西。我们必须表现出宽宏大量——这即使在最好的时代也相当难能可贵。在试图奋起应对这一挑战前,我们可以从这次几乎走到悬崖边的经历中学到什么?

尽管苏格兰投票日群情雀跃,但用公投作为解决重大政治问题的办法实属悲哀。建立和发展了英国议会民主的人十分清楚这一点。公投是民粹主义者和潜在独裁者的最爱。在某一天投一票将复杂问题归结为公民投票问题,而这往往不是许多人实际所回答的问题。议会民主应该和公投绝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