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判决

谷开来一案的死缓判决,更引发人们对中国司法的质疑。这是明显地告诉人们,她杀英国人在行为上有罪,在道德上是正义之举。

当然,对谷开来的审判,最令人意外的不是死刑或死缓,而是又一次让世人看到中国法律的倒退,在没有证人证据出现就匆匆读了几张文字稿便审完了。仅仅因受害者是英国人,就使中国政府不得不表演这一次审判丑剧。

杀了英国人海伍德的谷开来是中国文革之后,执政的共产党因以党法代替法律而几尽崩溃,便恢复了法律系课程时,她以不及格的成绩,被破格进入了北京大学。之前,她是北京菜市场卖猪肉的店员,别名“一刀准”。

1980年11月对江青的审判,中国“律师”这一行业才展露在世人面前。拥有第一批司法部授权的律师谷开来,没有想到三十二年之后,自己也如江青,站到了被告席上,相似的不是她俩都是重要政客的太太,而是都不准自聘律师,不给辨护的自由,那就依然是无律师的审判。甚至连案发前后的重要证人王立军、嫌疑人薄熙来、受害人亲属等都被政治切隔,又一次上演了和江青同样的以党法代法律的假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