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资本逃离的艺术

美国剑桥—中国减速将给红得发紫的当代艺术品市场带来什么影响?这似乎不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但你不妨想想,对新兴市场投资者来说,艺术品已经成为方便资本逃离和隐藏财富的关键工具。这些投资者已成为过去数年艺术品市场巨大的价格泡沫的主要因素。因此,随着从俄罗斯到巴西的各新兴市场经济体纷纷陷入衰退,这个泡沫会破裂吗?

仅仅五个月前,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主席兼CEO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新加坡告诉人们,当代艺术品已成为国际财富最重要的两个储藏工具之一,另一个是大都市高级公寓,如纽约、伦敦和温哥华等。别再将黄金作为通胀对冲工具了;买画吧。

芬克将艺术品提高到投资级别,这令人震惊,因为此前从未有他这个地位的人敢这样说。我当然不是在赞美这一趋势。我倾向于同意哲学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的说法:将如此巨大数量的金钱花在现代艺术的名作上令人不安。

我们都同意,数字令人咋舌。5月,毕加索的《阿尔及尔的女人》(Women of Algiers)在佳士得纽约拍卖会上以1.79亿美元卖出,而其在1997年的价格为3,200万美元。好吧,这是毕加索。但这甚至不是今年的最高价格。据报道一名瑞士收藏家通过私下交易以接近3亿美元的价格将高更1892年的作品《你什么时候结婚》(When Will You Marry?)收入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