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走出中东噩梦

马德里—中东似乎陷入了没完没了的动荡循环。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的可能性,以及军事政变以来埃及局势的恶化,都让该地区走在剃刀边缘。此外,尽管6月总统选举令伊朗有所改观,但关于其核雄心的国际谈判仍难以取得进展。

奇怪的是,美国传统中东盟友(沙特、以色列、土耳其、埃及和海湾国家)在地区关键冲突中采取了反对——有时似乎是矛盾的——立场。而在当今所有热点中,邻国或周边国家的利益主张让情况进一步复杂化了。

沙特担心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的掌权会引起其国内的严重后果,不愿意看到伊斯兰运动民主地获得合法性。因此它对穆兄会的立场一贯强硬,尽管后者倒是比沙特国内的伊斯兰教政党更为温和。

以色列通过两个侧面施加影响。首先,它支持埃及政变和对军事政权的国际承认,从而确保——它希望如此——西奈半岛边境的进一步稳定。其次,其与巴勒斯坦的谈判的进展取决于埃及和地区其他国家(如伊朗)事件的走向。美国国务卿克里对重启和平谈判投入了极大的政治资本,以色列也可以利用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