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鲁哈尼的失去的机会

伊斯坦布尔—伊朗总统鲁哈尼的魅力攻势陷入了瓶颈期。去年九月,鲁哈尼的魅力攻势在联合国大会上大放异彩,当时他可以提供实实在在的东西——关于伊朗核计划的协议——让人们认为伊朗的强硬外交政策立场终于要软化了。但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没有邀请伊朗参加关于叙利亚问题的日内瓦II会议,这表明鲁哈尼需要更多的魅力——甚至需要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访问德黑兰——来结束伊朗的孤立。

鲁哈尼在摆脱其前任内贾德死硬立场的影响方面是成功的。伊朗体制支持他对地区邻国开放国家、吸引外国投资、呼吁宗教和文化调和甚至追求与西方达成核协议的尝试。

事实上,目前已接近完成的核协议可能是伊朗自1979年伊斯兰教革命以来最重要的外交成就,伊朗国内和国际社会都因此获益良多。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也表示了个人支持这一事实让人们看到了更多的希望。

但是,伊朗政权与美国恢复邦交的可能仍然是中东地区的一大关注点,因为这意味着伊朗实力的增强,而与此同时,美国正在退出该地区。现在的问题是鲁哈尼对西方的温和态度是否会伴随着伊朗中东政策的变化,所有人都盯着伊朗的叙利亚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