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英国人权革命的失败

发自伦敦——英国新联合政府的预算紧缩计划无疑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但大卫·卡梅隆内阁同时也与前任工党政府在另一个关键领域彻底决裂——那就是人权。事实上,由东尼·布莱尔的工党政府带给英国的人权试验已经彻底宣告破产了。

英国的人权法案如今是两面不讨好:一方面有人指责其无力制止“粗暴”的反恐监察措施,另一方面又被人批评其阻碍了反恐政策的顺利实施。实际上有许多人都对人权的终极理念嗤之以鼻,认为这只会导致对罪犯和恐怖分子的“愚蠢”妥协。总的来说,媒体和公众的反应总是介乎于理想幻灭以及冷嘲热讽之间。

英国这个国家以没有成文宪法闻名,或者说,直到最近都没有形成一份类似现代《权利法案》的文件,不过我们有1215年《自由大宪章》和板球。普世人权的概念其实是个舶来品——它存在于《欧洲人权公约》那些笼统的原则当中,而人权法庭则远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因此任何想以人权理由控告英国政府的人都得跑到法国才能立案。

不过在布莱尔1997年上台之后,事情开始有了转机。在“权利终于回家了(意指回到了发源地)”这一浮夸和理想主义口号的映衬下,英国《人权法案》终于在2000年得以颁布实施。但这些充满道德感的自由主义精英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倘若英国政府违反了法案的话,那就得由英国自己的法庭来审判,不用飘洋过海去劳烦那些国际法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