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值得为欧洲努力吗?

巴黎—1973年,当英国加入当时的欧洲经济共同体时,它是欧洲一体化的殿军。即将举行的英国是否保留欧盟成员资格的全民公决所提出的问题则是现在的英国是否是欧洲解体的先锋。

这一问题与英国首相卡梅伦最近与其欧盟同侪所达成的无关紧要的协议没有什么关系。事实上,难以置信这一协议会左右6月的英国命运选择。根本问题是欧盟成员资格是否仍然能够产生足够多的利益,压倒其所隐含的主权损失。

这不仅仅是英国需要讨论的问题。但是,对于许多欧盟人来说,这是一个难以启齿的问题,因为欧洲仍然充满着感情色彩。只有在英国,才会发生来自将它带进欧盟的政党的内阁部长要求离开欧盟的情况。主流德国、法国或西班牙政客都没有胆子公开谈论这一问题,更不用说鼓吹脱离欧盟了。

但这一问题不容忽视。在大部分欧盟国家,很多人对联盟表示不满,越来越认同民族主义诉求。因此,许多政客的反应是口头上支持欧洲,实际上只注重国家方案。这一不一致——并且常常相当犬儒主义——的立场让欧洲陷入了一个令人不快的均衡:它不能后退,也无法前进,不能令任何人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