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谁把外债当回事

普林斯顿——当前,世界正面临重演2008金融崩溃的危险——甚至更厉害。这回的震中是在欧洲,而不是美国。而这次出事儿的金融工具,不是高度复杂的结构性产品,而是一种最古老的金融工具——政府债券。

尽管有关政府和央行急着想对策,但有一种深刻的心理机制阻碍着债务问题的有序解决:我们不太把欠陌生人的债当回事儿。

如果债权人远在他乡又素不相识,就会有比较强的冲动,索性违约,一了百了。2007~2008年,是购房者还不起钱,如今换成了政府。但不论是当时还是今日,债主都是遥远的陌生人。美国人的按揭并未留在本地银行的账上,而是被打包成玄奥的金融工具卖到全世界。同样地,希腊国债也有很大一部分攥在外国债主手里。

鉴于西班牙和法国在近代早期曾多次违约,而希腊自从1830年独立以来更是习惯性违约者,有人便揣测,是不是民族性格令有些国家染上了违约的瘾。但追溯这么漫长的历史连贯性有些想当然,因为忽略了决定某国是否能保持债务稳健的一个关键因素:谁是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