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赤字要比没命好吗?

全世界医疗费用的猛升会不会在某一天对现代资本主义构成重大挑战呢?我预计在不远的将来,当原本平均主义的医疗体系面临不断上升的费用之时,资本主义的道德、社会以及政治支持将会受到严重挑战。

在美国,收入增加、人口老化以及延续生命和提高生命质量的新技术在几十年中让医疗费用上升超过总体收入3.5%。医疗费用已经占到美国经济的16%。某些主要的经济学家估计,到2030年,医疗费用将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到本世纪末期有可能达到50%。其他富有和中等收入国家尽管现在一般只花费美国的一半,也不会相差太远。

欧洲以及其他地区国家通过借助美国的技术进步让它们的公民们免受部分上升之苦。但是,它们最终还是面临费用上升的压力。

二十一世纪伊始,随着中国原始资本主义给欧洲和其他地方更为柔和的制度施加压力,是否标志着其他所有意识形态的死亡呢?问题是对医疗的态度迥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