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关塔纳摩湾监狱

关塔纳摩湾-这篇文章,是我在在没有遭到任何指控的情况下,却几乎把我关押了七年时间的关塔纳摩湾美国拘留中心,写下的。

我被关押在关塔那摩是我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一个错误的地点的结果。在两年多前,有人告诉我,美国已经批准释放我了。如果我不是来自乌兹别克斯坦——世界上人权记录最糟糕的国家之一,我可能会对这个消息感到高兴。然而事实是,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对我来说,回到自己的祖国并不安全。

在我结束了在乌兹别克斯坦军队里的强制服役之后,在1998年12月份,我就开始了走向关塔纳摩的旅途了。曾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乌兹别克斯坦,是一个贫穷的没有多少工作机会的国家。我结束了在乌兹别克斯坦军队的服役之后,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找工作,最后,我和我的兄弟一起,在邻国塔吉克斯坦做起了买卖苹果、蜂蜜和其他货物的生意。我住在塔吉克斯坦的一个乌兹别克人居住区,在此期间,遇到了我的妻子法第玛,她也是一个乌孜别克人 。不久之后,我们有了一个孩子,我的母亲也从乌兹别克斯坦来到了塔吉克斯坦,和我们一起生活。

不幸的是,有些塔吉克斯坦人不喜欢有许多乌兹别克人生活在他们的国家。所以,在1999年11月的一天,塔吉克斯坦当局将200到300名乌兹别克人赶到了一起,说要将我们送回乌兹别克斯坦。事实上,他们将我们扔在阿富汗就不管了。在阿富汗,我们遇到了一群阿富汗乌兹别克人,他们帮助我们在马扎里沙里夫安顿下来。我开始成为一个走街串巷的生意人,卖羊奶、鸡和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