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陷于危局的亚洲

纽黑文—不难理解,亚洲各国政府在2008—2009年金融危机后颇有些自鸣得意。该地区的增长迅速放缓,这并不出人意料,因为这些出口导向的经济体面对的是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全球贸易崩溃。但是,除了日本这一显著的例外之外(它陷入了现代化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亚洲在整个艰难时期的表现极为出色。

但彼一时,此一时。不到四年后,亚洲再一次经受了严重的外部需求冲击。这一回冲击来自欧洲。肆虐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似乎要把小规模衰退变成一场大危机: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这将在整个欧元区引发动荡蔓延。对亚洲来说,兹事体大。

金融和贸易上的联系使得亚洲对欧洲的萎靡不振非常敏感。因此,对于亚洲来说,欧洲银行危机绝对不容小觑。亚洲缺乏发达的资本市场作为信用的替代来源,因此银行融资渠道对亚洲来说尤为重要。

事实上,亚洲开发银行估计欧洲银行提供了亚洲发展中国家9%的国内信用总量,是美资银行的三倍。欧洲银行在亚洲两大金融中心——新加坡和香港尤其重要。这意味着与2008年几乎让美国银行系统陷入万劫不复的雷曼兄弟倒闭事件相比,眼下的危机给亚洲带来的风险要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