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公平对待主权债务

纽约—去年7月,美国联邦法官托马斯·格里萨(Thomas Griesa)裁定阿根廷必须足额偿付以触底价购买了其主权债务的所谓兀鹫基金。结果,阿根廷被迫违约——或可称之为“格里萨违约”。这一裁决反响激烈,影响了诸多地区发行的债券,这表明美国法院能够左右其他国家的合约执行。

自此以后,律师和经济学家试图厘清格里萨裁决的影响。美国法院的权威真的可以扩展到美国国界以外?

如今,一家英国法庭给这一问题带来了一些澄清。它裁定阿根廷根据英国法律发行的债券,其利息偿付只需遵守英国法律,不必顾及美国法院的裁决。这一决定是对似乎并不理解全球金融市场复杂性的美国法官的一系列决定的有益反驳。它释放出一些重要信息。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阿根廷债务谈判被一家美国法院先发制人——但随后被一家英国法院反制——这一事实尖锐地提醒我们,基于市场的主权债务危机解决方案可能造成重大混乱。在格里萨违约前,人们常常错误地假设主权债务偿付问题的解决方案应该通过分散化的谈判实现,不必有强大额法律框架。即使在事后,金融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仍希望仅仅通过调整债务合同、特别是所谓的集体行动条款(要求所有债权人按照绝对多数原则执行获通过的重组方案)为主权债券市场建立些许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