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让伊朗不再冷

马德里—长期以来,伊朗和西方恢复邦交一直是全球政治的“白鲸”。但一个日益明显的趋势是世界或许正处在新纪元的边缘,新纪元的一大特征将是国家间——特别是伊朗和美国间——谨慎但重要的合作。自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这样的合作一直无法协调。

这类合作的必要性促使柯尔柏基金会(Körber Foundation)与科学与国际安全研究所(Institute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联合组织了上个月的贝尔格多夫圆桌会议(Bergedorf Round Table)。我也出席了这次会议。会上,来自欧洲、美国和伊朗的30位政治家、高级官员和专家讨论了这一关系的未来,产生了对未来决策具有指导意义的重要洞见。

在中东各国举步维艰、领土主权难以维系的情况下(特别是伊拉克),此次会议可谓及时雨。为了扭转中东地区滑向混乱的趋势,需要强大的稳定力量为旨在遏制宗派冲突的联合行动打下基础。在这方面,伊朗可以起到关键作用。

伊朗的历史和文化深度使得它在中东拥有一定的权威,除此之外,伊朗也拥有该地区极少数有能力对地缘政治发展态势做出反应的政府之一。这与其巨大的石油储备没什么关系,虽然石油储备确保了它在复杂的全球能源局势中的关键地位,特别是对致力于减少俄罗斯能源进口依赖的欧洲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