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美国国内的敌人

纽约——除出人意料的事实真相外,从察尔纳耶夫兄弟(也叫“波士顿兄弟”)身上再也得不到什么新的东西。我们可以挖掘俩兄弟在倍受纷争蹂躏的家乡达吉斯坦的家庭史,也可以再次审视伊斯兰激进主义的致命吸引力。但我怀疑这样做有没有意义。

在与警方交火中丧生的哥哥塔梅兰似乎是德国作家汉斯·马格努斯·恩岑斯贝格口中“激进失败者”的典型。而正在波士顿医院接受枪伤治疗并等待接受死刑审判的弟弟焦哈尔与其说因为信仰参与恐怖活动,还不如说是因为兄弟情谊而被牵扯其中的可怜的追随者。

激进失败者是指那些感觉被绝情、冷漠的世界抛弃的年轻人。很多困惑的年轻人那种酸楚的被抛弃感,在某些人身上化成了强烈的复仇欲。像加沙寺庙中的萨姆森一样,他追求公众暴力中的自我毁灭,让尽可能多的人给他陪葬。

情侣分手、工作申请被拒,任何小事均可触发这场最后的疯狂。具体到天才拳手塔梅兰,他因为不是美国公民而失去了登上冠军宝座的机会。激进伊斯兰主义为他提供了为事业献身的现成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