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便利思维下的美国伊斯兰盟友

新德里—短短十年间,美国军事干预了三个穆斯林占多数国家并颠覆了它们的政府。如今,发动了这些战争的美国自由派干涉主义者和新保守主义者联盟又在推动对叙利亚的惩罚性打击,他们丝毫不顾美国政策的结局往往是增强了伊斯兰教徒、铸造了反美主义。事实上,上一次“人道主义干预”显然适得其反,把叙利亚变成了跨国部队的流血场。

关于总统奥巴马的动武计划的激烈争论凸显出,打击叙利亚的举动并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相反,保护美国“信誉”的渴望成了那些寻求在大中东地区发动又一场战争的人的最后庇护所。

如果“信誉”因为争论和真正将推进美国长期利益作为关注焦点而得到净化,那么显然对叙利亚的打击并不能产生哪怕暂时性的地缘政治好处。从超越短期的视角看,这会产生意料之外的重大后果,有可能使叙利亚发生伊拉克式的“软”分裂以及在伊斯兰教控制的叙利亚北部和伊拉克逊尼派势力区形成大量极端主义者避风港。

事实上,打击叙利亚很可能让美国更加依赖于从沙特到卡塔尔和从土耳其到阿联酋的不受欢迎的伊斯兰统治者。一些阿拉伯君主承诺为美国的打击提供资金——这笔投资很容易就能回本,因为战争言论已经使石油价格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