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核武条约的艰难起步

发自洛杉矶——随着美国参议院就是否批准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的辩论日渐升温,某种似曾相识的奇异感觉又开始笼罩在华盛顿上空了。舌战在奥巴马政府、未来总统竞争者,参议员和武器防空专家之间展开,而在辩论中我们虽然看不到任何对冷战的怀念,但却能觉察到:那个年代的思维又回来了。

参议院必须决定新条约究竟能否提高美国的国防安全。不幸的是,虽然决议限期被推迟到秋末——好让奥巴马政府能有时间去争取更多支持——但不管结论如何,美俄两国政府依然会在可见的未来把核导弹互相指向对方。

新条约是建立在1970年代限制战略核武器的政治遗产之上的。而前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最近的证词则吸引了大家的眼球,他说:“对于那些拥有最为庞大且最具破坏力的军火库,却又矛盾地想通过谈判来避免承受自己(发射)决定的最终后果的人来说,核武器控制问题已经超出了他们原先设想的范畴。”

在那个年代,美俄双方一方面要通过限制来避免基辛格所说的“最终后果”,另一方面却对二战中遭受突袭的惨痛经历记忆犹新。两国在二战后都制定了某种防御突袭的政策,为了达到威慑对方的目的,双方还投资了数万亿美元来制造大量永备性,机动性和隐蔽性的核武设施。而这些政策的成果就是数万枚核弹头。在那个年代,战略武器控制条约上的进展就是衡量两国关系的标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