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国新闻业的新曙光

一次重大事件激励了中国的新闻工作者。今年初,政府勒令《冰点周刊》停刊,激起了公开抗议。全世界媒体对此进行了广泛报导。更令人惊讶的是,政府在公众舆论压力下,允许《冰点》复刊。尽管《冰点》主编和副主编被免职,但对政府管制新闻业的权力合法性进行公开质疑注定会带来深刻的影响。

外国观察者总喜欢将《冰点》事件与最近对中国大众传媒的其它镇压事件联系起来,并得出结论,说在目前的官僚管制下,中国新闻自由无任何希望可言。不可否认,从 30 年前中国政府开始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以来,政府对新闻业的管制体系并无任何重大改变。相反,管制系统变得更为严厉,更具隐蔽性。

但我还是相信正在出现微妙的变化。对媒体有效控制的前提之一是被控制者接受控制者的意识形态。1949 年后,中国共产党培养了一堆“理论专家”和其他意识形态仆从撰写长篇累牍的文章,宣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但现在,很难看再看到这类写手的身影,他们的作品只会受到读者的讥笑与嘲讽。

事实上,中央宣传部只能通过内部通知和电话,才能维持其对意识形态的控制。这种做法广受讥讽。更重要的事,甚至连管制者自己都不再信奉僵化过时的教条。我最近曾与就职于省委宣传部的一名官员会面,他对时事直接大胆的评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私下谈话中,你甚至可能会把他当成自由派成员——自由派是由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宣传官员组成的新团体,这些官员政治敏感性的门槛正在不断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