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柏林共识?

发自香港——最近的柏林之行令我回想起了自己的上一次到访,那是1967年的夏天,作为一个穷学生的我,在那堵还将继续分割和压抑整个德国社会20多年的高墙前震惊不已。如今在德国人民的艰苦努力以及为统一做出的牺牲之下,柏林早已生机勃勃,重现往日活力,此外新经济思维研究中心(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会议适当的议题设置对此也有贡献,而本人正是来参加这场会议的。

会议的主题是“范式的失落”,超过300位经济学家,政治科学家,系统分析者和生态学者齐聚一堂,讨论当今日渐恶化的不平等状况、失业率升高,全球金融紊乱和气候变化等问题所引发的挑战以及不确定性,并重新思考与之对应的经济和政治理论。几乎所有与会代表都赞同一点,那就是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旧有范式已经失效,但在何种范式可以取而代之这一点上却未能达成共识。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在会上指出,欧洲的危机源自于四个方面的失效——政治、经济,社会和智力层面。这场全球金融危机——始于2007年美国次级贷危机并最终扩大成为欧洲主权债务(及银行)危机——提出了一些我们无法回答的问题,而其原因则是知识的过度专业化和碎片化。同时也无可否认,我们的世界已经变得极端复杂,以致无法用任何简单且高度概括性的理论去解释在经济、技术,人口构成以及环境方面的所发生的复杂转变。

尤其重要的是,新兴市场的崛起使西方的演绎和归纳逻辑遭到了挑战。演绎推理使我们在知道原理(法则)和起因的情况下可以预测出结果。而通过使用归纳法,我们则可以在知道前因后果的情况下推断出中间的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