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ei Nikolsky/TASS via Getty Images

第二次冷战

纽约——冷战持续了40年,在许多方面始于柏林,也止于柏林。好消息是它始终保持了冷战的状态——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核武器造就了此前大国对抗一直欠缺的自律——而且因为一个头重脚轻的苏联归根结底无法匹敌西方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美国及其欧洲和亚洲的盟友最终取得了胜利。

冷战结束1/4世纪后,我们意外地发现新一轮冷战又再次来临。这场冷战既陌生又熟悉。俄罗斯不再是超级大国,这个拥有1.45亿人口的国家经济依赖油气价格,也不再向世界传播政治领域的意识形态。即便如此,它仍然是两大核武国家之一,拥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席位,并且乐于利用其自身的军事、能源和网络实力来支持盟友并削弱对手和邻国。

这样的现状绝对不是不可避免的。人们曾经预测冷战结束将带来俄国与美国和欧洲友好关系的新时代。人们普遍认为,后共产主义时代的俄罗斯会把经济和政治发展作为重中之重。而且开始时关系也曾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俄罗斯非但没有支持其长期附属国伊拉克,反而与美国合作逆转了萨达姆·侯赛因入侵科威特。

但这样的善意并没有维持多久。今后几十年,历史学家都将探讨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结果。某些观察人士会责怪连续几任美国总统,指出是他们吝于为身处困境的俄国提供经济援助、甚至推行北约东扩。他们通过将俄罗斯视为潜在的竞争对手,从而让俄罗斯更有可能成为敌对国家。

的确,在俄罗斯20世纪90年代向市场经济转型的痛苦过程中,美国原本可以、而且也应当表现得更加慷慨大度。而且北约东扩对欧洲而言是否真的胜于将俄罗斯涵盖在内的其他安全安排也是一个未知数。即便如此,第二次冷战爆发的绝大部分责任应当归咎于普京领导的俄国。就像许多前任一样,普京将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视为对其统治的威胁,他认为美国秩序威胁到了他的国家在世界上的合法地位。

俄罗斯近年来一直使用武力夺取、占领和吞并克里米亚,并因此违反了不得以武力改变边境的国际法根本原则。普京继续使用军事或秘密手段破坏东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巴尔干半岛部分地区的局势。而且俄罗斯还雇佣特别野蛮的军事力量来支持巴沙尔·阿萨德令人震惊的政府。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普京领导的俄罗斯还不遗余力,按照美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的话讲,实施“以干预美国政治和选举进程为目的的欺诈和欺骗,其中也包括2016年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活动。”美国各情报机构负责人已经明确表示从现在到11月举行的国会中期选举之间,俄罗斯会再一次推进这样的工作。

因为俄罗斯已经变成修正主义国家,在不择一切手段推翻其认为必要的现状时几乎不会有任何犹豫,因此明智的对策是支持欧洲防务并为乌克兰提供致命武器。但除了改进投票机的漏洞和要求科技公司采取措施防止外国势力影响美国政治之外,美国还能采取哪些举措?

首先,美国必须意识到不能仅局限于防御。国会呼吁进一步制裁是正确的决策,而唐纳德·特朗普拒绝推行国会已经通过的制裁则是一种错误。

美国政府还需要表明态度,批评俄罗斯政权逮捕对手而且据称谋杀记者。如果唐纳德·特朗普出于种种原因继续纵容俄罗斯,那么媒体、基金会和学者应当公开揭露普京政权的腐败特色。传播上述信息可能增加内部对普京的反对力量,说服他停止进一步干预美国和欧洲政治,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支撑起俄罗斯境内更负责任的力量。

与此同时,我们的目的不应是结束本已岌岌可危的美俄关系,美俄关系的现状已经比第一次冷战时期的绝大多数时刻更糟。只要有可能而且符合美国的利益,美俄两国就应当寻求外交合作。俄罗斯很有 可能愿意停止干涉东乌克兰,以换取一定程度的制裁放松,当然前提是要向俄罗斯保证那里的俄罗斯族不会面临报复。同样,克林姆林宫并无意升级叙利亚军事行动,因为这样会增加其干预行动原本尚可承受的代价。

与此同时,加紧制裁朝鲜需要俄罗斯的支持。而维系军控协定和避免新一轮核军备竞赛符合两国的利益。

因此,需要召开定期外交会议、进行文化和学术交流,并派遣国会代表团访问俄罗斯——这不是要赢得俄国人的欢心,而是向外界表明如果俄罗斯能够更加克制,许多美国人愿意考虑与俄罗斯建立更加正常的关系。在普京掌权期间俄罗斯保持克制对美国及其盟国都非常重要——在普京下台后奉行除普京主义以外其他策略的俄罗斯也是一样。

http://prosyn.org/PjeRmYn/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