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为无尽的毒品战争画上句号

发自圣保罗——毒品战争已经迷失了自己的方向,而2011年也是时候抛弃这个折磨人的做法,转而推动一系列与公共卫生,人权和常识有关的新政策。这也是由我本人,墨西哥前总统欧内斯托·扎迪罗和哥伦比亚前总统塞萨尔·加维里亚共同召集成立的拉丁美洲毒品与民主委员会所取得的核心研究成果。

我们对毒品事务的介入是基于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与毒品走私有关的暴力和腐败都是拉美民主的重要威胁。而那种紧迫感则要求我们去评估当前政策并寻找切实可行的替代方案。无数的证据表明,那种着眼于打击毒品生产和吸毒罪行的封堵策略已经彻底失败了。

2016 Olympics

The Governance Games

Why have so many governance institutions, from the Olympics to the EU, fallen into disrepute? Barry Eichengreen, Carmen Reinhart, Javier Solana, and others address the world’s widening crisis of legitimacy.

在奋战了30年之后,所有封堵策略最终取得的成果只不过是将毒品种植区和贩毒集团从一国赶到了另一国(所谓气球效应)。拉丁美洲依旧是全世界最大的可卡因和大麻出口源。成百上千的年轻人依然在帮派火拼中丧命。毒品大亨还是用恐惧和暴力手段统治着所有社区。

在报告的结尾我们呼唤一场模式的转换。既然毒品消费存在一天,毒品走私就不会终结,那么与其坚持那些无法消除毒品暴利(及其影响力)的错误政策,不如将焦点转向毒品对人和社会的危害方面,最终减少毒品消费。

在大多数文化的历史中都存在着某些形式的毒品消费。而当今毒品已经渗透到了社会各个层面。形形色色的人出于五花八门的理由服食毒品:为了缓解痛楚或是获取快感,为了逃避现实或是增加对现实的感知。

但委员会在报告中所推荐的方式也不是无懈可击的。毒品损害健康,影响吸毒者的决策能力。分享注射器传播艾滋病及其他疾病。吸毒上瘾则导致财政困境和家庭暴力(尤其是针对儿童)。

因此尽可能地减少毒品消费将是主要目标。但这要求不能将吸毒者视为必须打击的罪犯,而是需要照顾的病人。有几个国家已经开始推行强调预防和治疗而非打击的政策——并将重点放到真正的敌人身上,那就是有组织犯罪。

全球各国对于封堵策略的共识也在逐步分裂。越来越多的欧洲和拉美国家都不再采用单一的封堵模式。

葡萄牙和瑞士在以预防,治疗和减低危害为中心的政策方面都取得了积极的成果。两国都不再将个人服食毒品视为犯罪。许多人都害怕这会导致毒品消费量激增,但结果却是寻求治疗者的数量不断增加,但总体毒品消费量却发生了下滑。

当政策手段从打击毒品犯罪转向公共健康,吸毒者也更乐于寻求治疗。吸毒无罪化同时也削弱了毒品贩子影响和控制吸毒者行为的能力。

在报告中,我们建议从公共卫生的角度——并以当前最尖端的医学研究为基础——来评估将个人服食大麻行为无罪化的优点。

大麻是目前使用最为广泛的毒品,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它所造成的危害其实是与酒精与烟草的危害类似的。此外,大多数与大麻有关的危害——从对吸毒者不加辨别的打击到与毒品贸易相关的暴利和腐败——其实都是当前封堵政策所造成的后果。

因此大麻无罪化则是将吸食毒品作为一种健康问题(而不是犯罪)来对待方面所迈出的重要一步。

为确保能取得可靠而有效的效果,大麻无罪化必须与健全的预防运动相结合。近几十年烟草消费量的持续暴跌表明公共信息发布和预防吸烟运动是有效的,只要能使目标受众所接受的信息和自身的体验相一致就行。烟草并未被禁止,而是贬低了形象,施加了税款并受到了管制。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至今还没有任何国家针对毒品问题制定了综合性方案。但这样一个方案并不意味着必须在禁止和合法化之间二选其一。毕竟这已不再是一个不可讨论的禁区。也有一系列替代方案正在接受测试并认真检视。

最终,人们衡量风险和在充分掌握信息的情况下做出选择的能力对于规管毒品的使用方面非常重要,也有助于体现更为人性化和高效的法律和政策。没错,毒品腐蚀人们的自由。但也是时候意识到那些对吸毒者的封堵政策,将偏见,恐惧和意识形态施加于他们��上,其实也是与自由的一种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