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恩斯的胜利回归

纽约—现在我们大家都变成凯恩斯主义者了。即便是美国的右派也加入到了凯恩斯主义的阵营中,他们都充满了无限的热情并且其规模在以前根本是无法想象的。

对于像我们这些声称与凯恩斯主义的传统有某种关联的人来说,现在是一个胜利的时刻,毕竟在过去三十多年里,我们一直被遗忘甚至被回避。从某种程度上说,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是理性和证据对意识形态和利益的胜利。

经济理论早就解释了为什么不受管制的市场是无法自我纠正错误的,为什么需要监管,为什么政府在经济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是有许多人尤其是那些在金融市场从业的人却在积极推动着一种“市场基要主义”。由此产生的被误导的政策其中曾经使发展中国家承受了巨大的代价。美国侯任总统奥巴马的经济团队中的某些成员也在其中起过某些推动作用,只是在当这些政策开始给美国以及其他发达工业国家造成代价时人们才醒悟过来。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V9H6znR/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