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日本的民族主义转向

东京——最近,日本因就日称尖阁列岛、中国称钓鱼岛的6平方公里的荒芜小岛与中国爆发争端而频频登上媒体头条。双方的对立主张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末,但近来导致中国大规模反日游行的矛盾爆发却是始于9月日本政府从私人手中购买了三座小岛。

首相野田佳彦表示他决意代表日中央政府购岛的初衷是防止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利用市属资金购岛。自此之后辞去公职筹划新政党的石原因惯于民族主义挑衅而广为人知,野田担心他会试图占据小岛,或找出其他方法刺激中国以掀起日本民众的支持。而中国高官并不接受野田的解释,并认定购岛行为证明日本企图破坏现状

1972年5月美国将冲绳县归还日本治下,随之归还的也包括尖阁列岛。几个月后,中国和日本实现战后关系正常化,时任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询问中国总理周恩来对尖阁列岛的看法,得到的答复是与其让争议延缓双边关系正常化,不如将这个问题留待后人解决。

因此双方都坚持自己的主权要求。虽然由日本实际行政控制,但中国船只偶尔也会进入日本领海以宣誓自己的合法要求。这就是9月被日本打破的中国所谓的现状。不久前北京的中国分析家告诉我他们认为日本正走向右翼军国民族主义,而购岛行为则是蓄意破坏二战后和解协议的企图。

尽管中国方面有言辞过激之嫌,但日本民族情绪的确有右移的倾向,只不过这种右移不大适合用军国主义来形容。早稻田大学的很多学生不久前接受了调查,询问他们对发展军力的态度。尽管很多人表示希望日本改善自卫能力,但占压倒多数的受调查者否决了发展核武器的想法,而是支持继续依赖《美日安保条约》。一位年轻的专业人士告诉我,“我们感兴趣的是保守民族主义,不是军国民族主义。没有人愿意重蹈1930年代的覆辙。”

当然,日本自卫队是专业人士,且处于日本民众的控制之下。

日本最晚将于不久后的2013年8月举行议会选举,但最早也有可能提前到今年初。民调结果显示自由民主党很可能取代2009年上台的执政民主党,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则很可能再次出任首相。

安倍是著名的民族主义者,刚刚参拜过在中韩两国引发争议的东京战争纪念馆靖国神社。此外,日本第二大城市大阪的年轻知事桥下彻已经成立了新的政党,桥下同样是知名的民族主义者。

日本政治似乎进入了二十年的低速增长期,由此引发了财政问题并促成了年轻人的内向态度。日本学生在美国大学的本科入学率自2000年来出现了逾50%的降幅。

30年前,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Ezra Vogel)出版了《日本后来居上:美国应当吸取的教训》一书,这本书纪念日本在制造业的推动下崛起,并最终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过程。傅高义不久前用“完完全全一团糟”来形容日本的政治制度,首相几乎年年更换,持续多年的通缩击垮了年轻一代的希望。《朝日新闻》前主编船桥洋一同样忧心忡忡:“日本人感到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在全球化世界中成为坚强、有实力的竞争者。”

尽管存在种种问题,日本仍具有显著的优势。虽然两年前中国就已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日本却是人均收入更高的小康社会。日本社会教育程度高、大学令人印象深刻、全球性企业管理完善、员工具有良好的职业道德。19世纪明治维新期间和1945年战败后,日本社会在不到200年的时间里实现了两次彻底的变革。有分析家希望去年爆发的地震、海啸及核灾难能够点燃第三次重塑国家的热情,但这样的预言迄今为止尚未实现。

不少日本年轻人告诉我他们已经“受够了”停滞和漂泊。当被问及政治上的右倾趋势时,有些年轻的国会(议会)议员表示希望右倾趋势有助于实现党派调整,建立更加稳定有效的国家政府。如果能够利用温和的民族主义来推进政治改革,可能会为日本——和世界其他国家带来好的结果。

但如果日本民族主义不断发展所带来的是在国内赢得选票却在邻国丧尽人心的象征主义及民粹主义立场,那么日本和全世界的局势都将因此而恶化。日本政坛未来几个月内所发生变化的波及范围将远远超出日本国内的范畴。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