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被忽视的增长乘数

普林斯顿—2010年4月,当全球经济开始从2008—2009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复苏时,IMF的《世界经济展望》预测2010年全球GDP增长将超4%,并维持4.5%的年增长直到2015年。但该预测显然是太过乐观了。

事实上,全球增长出现了减速。在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中,IMF预测2012年全球GDP增长将仅为3.3%,2013年为3.6%。此外,增长前景的恶化之势在极快地蔓延。

预测误差的潜在原因有三:对金融危机后经济复苏所需时间的误判;对“财政乘数”(因财政紧缩导致的产出损失)的低估;以及对“世界贸易乘数”(随着经济收缩各国互拖后腿的倾向)的忽视。

总的来说,金融危机的严重性和影响得到了很好的预判。2008年10月的《世界经济展望》分析了经历系统金融压力之后的复苏,从中得出的教训被用在了后续预测中。

结果,对美国——家庭去杠杆过程仍在约束经济增长——的预测与实际只是略有不同。2010年4月的报告预测2011—2013年间的年增长率约为2.5%;当前预测则为略高于2%。

相反,财政乘数被严重低估了——这是《世界经济展望》最新认识到的一点。结果,对英国——其受到的金融部门压力与美国大体相同——的预测质量要差得多。

在2010年4月的《世界经济展望》中,IMF预测2012—2013年英国年经济增长率为近3%;目前的预测是今年GDP可能出现下降,明年大约也只能增长1%。早先的预测产生如此巨大的差异的原因可以归于英国当局和IMF对财政整合估计不足。

类似地,欧元区重债国(希腊、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的表现也远远不及预测,原因是大规模的支出削减和税收增加。比如,根据预测,今年葡萄牙GDP将增长1%;事实上,可能大降3%。欧盟委员会宣称,如此放缓反映了高主权违约风险而不是财政整合,这一观点已经被英国证明是错误的——市场认为该国的主权风险可以忽略不计。

世界贸易乘数没有被如此广泛地认识到,但它有助于解释为何增长减速如此普遍、如此持久。当一国的经济增长放缓时,它的进口会有所减少,从而影响出口国的增长率,并导致它们也减少进口。

欧元区一直处于全球赠正约束力的中心。欧元区各国彼此之间和对其他地区的贸易十分活跃,这些国家的减速导致了全球贸易量的大幅下滑,从而反过来抑制了全球增长。特别是,随着欧洲从东亚国家进口量的下降,东亚经济体的增长比去年和2010年的预测值低得多,不难预测,它们从世界其他地区的进口势头也大大减弱了。

全球贸易在稳步萎靡,过去六个月以来几无增长。增长预测中曾经的流行概念——出口将成为逃生通道——已不再可信。如今,这一概念已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随着经济增长的停滞,贸易伙伴下降的进口需求导致了经济不景气的蔓延和深化。

全球贸易放缓的影响在德国最为明显。该国并没有家庭和企业负债过多的负担,财政状况也很健康。为了走出危机,德国利用了出口的快速增长——特别是来自无尽的中国需求的出口增长。但是,随着中国增长的放缓——部分是因为对欧出口下降——德国GDP预测值也被腰斩。此外,今年的增长基本已成定局,德国将陷入停顿,甚至有可能出现衰退。

在好光景时,一国增长带来的贸易能够提振全球增长。但是,在危机时,会出现相反的贸易效应。随着全球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贸易乘数也在扩大。

事实上,贸易溢出深远地影响着全球增长前景,只不过没有金融传染病那样显著和严重罢了。不能认识到这一点意味着出口——以及反过来的增长——预测将继续无法成为现实。预料中的明年全球贸易增长很可能不会发生。相反,各国政策错误和拖延将严重破坏全球各国的经济。